赌大小

       女人的脸瞬间抽搐得煞白,歇斯底里地甩过去一巴掌。硬生生地把苏向南拽进了卧室里,赌大小平台反锁了房门。两天没打开过一次门,也没有送任何东西进去。     
        苏向南没有开灯,一个人静静蜷缩在角落。房赌大小间里巨大的黑暗如潮袭来,如魔咒般丝丝缠绕勒紧全身。苏向南总是能数清楚自己心里老去得发疼的肋骨,根根分明犹如她的悲伤。不错,是悲伤,却不是忧伤。现实告诉赌大小,忧伤不是她有资格得到的。她有的,只是没有尽头的悲伤。她原以为只要固执地抓住爱情,便可以弥补心里空缺的亲情。到头来,她才发现自己卑微得连拥有爱情的资格也没有。      赌大小
        她回想起那天她发现自己很久没来过周期了,便到医院去检查,结果怀孕了。赌大小满心欢喜地找到那个自己爱的男孩,告诉她自己怀了孕。没料到那个男孩听了她的话,一把推开她,还叫她滚远点。苏向南绝望地叫嚣到:“你不是说过爱我一辈子的吗?为什么你现在要赶我走?”      
     “爱你一辈子,这些年代也只有赌大小这种傻子才会相信这句话。那只不过是哄你一时开心的。等我玩够了你就可以走人了。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,没老爸要的,而且还是一个下三滥妓、女的野种。我当初想玩你,已经是对赌大小的最大赏赐。别给脸你不要脸。有多远就滚多远,别再让我看见你。”       
        苏向南才明白过来,赌大小平台只不过是一个别人玩完了丢弃不要的垃圾。最后一眼凝望那个自己爱的男孩,带着绝望的凄凉。隔着千山万水,她终于不再提起脚步追上去。身旁的霓红灯管稠密,像细细的铅一点一点往身体里灌。   

2016-09-06 10:51
公司介绍

成都健顺维商贸有限公司而如今,我站在你的婚礼上,只能默默无语。许至君,无论我开心还是难过,我只要你幸福。那些年走过的记忆,是我最深的甜蜜,如今,我只有自己一个人徐徐而行。这场婚礼过后,你我再不会相见,再见我的少年,再见,最最亲爱的,许默函看着沉思中的苏染绿,赌大小说不出的难过,她是她最好的朋友啊,结婚的那一个是她最爱的弟弟,曾经亲密无间,折煞数人的他们,就这么分开了。可是,这也没有办法啊,弟弟一定要这么做。不想再看下去,不想看着许至君和新娘交换戒指。“函函,我先走了,替我,赌大小平台祝福他。”“苏苏,别难过了,许至君不值得,你会遇见更好的。我会把祝福带给他,但是,你要给我好好的,给我一个幸福的苏苏。”许默函抱着苏染绿,忍住泪水。这是分手那夜过后,苏苏开口说的第一句话,她知道她被伤得有多深。


友情链接